威尼斯游戏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有文化 >> 正文
光明日报评观察类综艺:走俏更要不忘走心
2019-01-17   光明日报 审核人:   (点击: )
[字号: ]

盘点2018年的综艺市场,观察类综艺是不得不提的亮点。《心动的信号》《我家那小子》《妻子的浪漫旅行》《亲爱的客栈》等几款节目,其市场表现几乎和竞技类、选秀类综艺平分秋色。《我家那小子》的姊妹篇《我家那闺女》2019年初在湖南卫视的首播,让市场对观察类综艺信心大增,几大卫视、平台纷纷引进同类新品。

不少人预测,2019年很可能成为观察类综艺大爆发的一年。但一路顺风顺水的同时,观察类节目自身的弱点也被进一步放大——题材撞车、类型跟风的苗头也悄然浮现。这个在中国尚属年轻的综艺品类要想真正成为下一个综艺风口,还需弃绝盲目跟风,走出一条自己的新路。

市场回归理性,催生综艺新品类

观察类综艺的“观察”二字,顾名思义,就是对某种情境下的某个对象由感知到认知的过程。当这个“学术范儿”的词语遇上充满欢乐气息的综艺,一些有意思的化学反应就产生了。嘉宾,不再是纯粹的嘉宾,反而具有了某种社会样本的意味;观众,也不再是纯粹的观众,而是由被动的接受者转化为主动参与、讨论的研究人员。

观察类综艺在我国的落地生根,固然受到国外节目模式的影响,但更多的是“内需”召唤。在制片人何弦看来:“观众厌倦了扎堆的选秀和户外竞技,厌倦了快节奏,厌倦了无止境的秀,这种口味的反叛,为节奏适中、风格自然、以新鲜感和共鸣感为主打的观察类综艺提供了萌发的契机。”

当综艺市场开始呼唤“真实”和“自然”时,许多综艺就已经自然产生了“观察”的意味。嘉宾被放置在一个远离人为干扰,或至少标榜为远离干扰的环境中,摄像机全方位、多角度纪实跟拍他们的生活状态和社交圈子;而观众负责发掘这些视频素材里的“意义”,或观照自我,或激发憧憬。以《我家那小子》《心动的信号》《妻子的浪漫旅行》等为代表的观察类综艺,基本确立“演播室+户外”的双层叙事结构,在此基础上,今年推出的《我家那闺女》又稍有突破,嘉宾人设不再是单一的演员,而拓展到了主持人和运动员,对不同职业生活的探索增添了节目的新鲜感,透过人物经历和各自原生家庭的探讨,维度也更加多元。在社交、婚恋、健康之外,开始试图触及网络暴力、女性职场等更丰富的社会议题,这种深化和多元化让观众更加期待观察类综艺的未来发展。

对此,文化评论人何天平认为:“观察类节目从兴起到蓬勃发展,显然需要在内涵和外延上做双向拓展,不能仅停留在某一种情感关系的‘观察’之中。除了爱情之外,亲情、友情也都是很好的观察对象,各种职业的涉猎也让这份‘观察’更具备了社会学意义上的参照作用。在这一点上,从去年的《我家那小子》到今年的《我家那闺女》,都展现了具有借鉴意义的创新探索。”

前景大好,但需警惕跟风与盲从

2019年湖南卫视的《我家那闺女》打响了新年观察类综艺第一炮“开门红”,《恋梦空间》便紧随其后;江苏卫视的孝道明星体验真人秀《最美的时光》和90后社交观察类真人秀《美好的遇见》即将登场;东方卫视接连推出《我们家雪屋》《好先生进化论》和《我家有女初长成》,聚焦家庭关系与情感探讨;还有腾讯视频的《女儿们的男朋友》,芒果TV的《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二季、《婆婆和妈妈》《女儿们的恋爱》等网络综艺节目也已提上日程。

何天平强调:“密集的制作和播出、扎堆的题材和内容,让人担心观察类综艺会不会步选秀类、竞技类综艺的后尘,让观众产生审美疲劳。”就目前公布的片单来看,2019年观察类综艺的“观察点”仍然停留在家庭关系上。虽然从家庭关系能够延伸出代际沟通、社交、婚恋、职场等诸多支线,也能从一定侧面勾勒出当代青年精神图集、反映社会生活热点议题,但切入口毕竟太窄,有时难免话题重复、累赘。同时,视角和样本类型的局限性也限制了现有观察类节目在某些社会议题探讨上的深度。例如,节目引入的“空巢青年”这一概念,的确是当代部分独居青年精神图景的生动写照,但已经有网友指出,独居只是一种生活状态,未必就等同于悲惨,节目的探讨视角过于绝对和单一。还有网友表示,在他人身上看到同样的焦虑的确会引发共情,但共情之后,压力仍是无处宣泄,甚至可能因为看到更多的同类而成倍堆积。

除了话题和视角的局限之外,创新不足也是阻碍当下观察类节目发展的绊脚石。已经播出和即将接档的观察类综艺,在本土和海外、同品类和不同品类的综艺节目里似乎都能找到可对应的标杆。芒果TV的《女儿们的恋爱》和腾讯视频的《女儿们的男朋友》,不仅题材撞车,两档节目的模式也可能与韩国综艺《我女儿的男朋友》大同小异。在文化学者周逵看来:“节目同质化曾经让选秀和竞技综艺品类元气大伤,作为综艺新秀,观察类综艺有必要引以为戒,不跟风、不盲从,扎扎实实做好创新。”

寻求更大发展空间,内容和品质缺一不可

尽管业内普遍看好观察类综艺在2019年的表现,但要想充分发挥自身潜力,把握市场红利期,这一综艺新品类还需回归对内容和品质的关注。

在周逵看来,“未来,对观众的垂直细分已成为必然,美食、音乐、职业、社会身份等更多元素可能会被吸纳进观察类综艺。元素的丰富不只意味着内容的延展,更意味着综艺与社会热点以及观众内心世界可建立的连接点将大大增加。”也有许多制作人认为,职业将成为观察类综艺的下一个内容风口。《我家那闺女》已经开始在这方面试水。在《我家那小子》中,观众对四个男青年的职业可能还停留在模糊的“明星”“名人”概念上,但在《我家那闺女》中,职业的特性被更加鲜明地凸显出来:主持人、游泳运动员、演员、退役的蹦床运动员,鲜明的职业特性带来全新的信息量,也让几位嘉宾的人设不再浮于空中,如何平衡事业与家庭,如何实现自我价值,如何摆脱偏见,如何面对压力……嘉宾们多元的职业身份提供了更丰富、更有说服力的范本,也让围绕女性在社会生活中自我定位的探讨更加深入和全面。何天平对记者说:“可以预见未来,观察样本的类型还将扩大,可能会有全新的职业进入视野,也可能会围绕某一种职业揭露其不为人知的一面,相信新的人物类型和人物身份带来的是更广阔的议题和更深入的讨论。”

当然,内容升级只是自我革新的第一步。观察类综艺与其他综艺品类的不同之处正在于“观察”二字带有的社会研究属性,因此要想真正成长为有品质、有灵魂的综艺品类,还需充分挖掘“观察”的作用和意义。

“观察不是窥私,更不是猎奇,它不是为了满足私欲,而是为了充盈思想和心灵。因此观察类综艺不应该仅仅是为了刺探他人生活甚至介入他人人生,也不应该将目标仅仅定格在情感层面的共鸣上,而应该通过观察让观众意识到世界的多元性。”中国传媒大学文科科研处副研究员邓文卿对记者说。

没有过分的环节设定,也没有夸张的剧情转折,观察类节目如何才能突破自我?唯有对品质的坚守和对内容的创新,才能让每一个“接地气”的生活场面成为一面镜子,让每一位观众都能在节目里看到自己,或者看到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上一条:以人民为中心才能推动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
下一条:回眸2018展望2019 文物工作不平凡
关闭窗口